湖人主帅沃顿下课

34小说网小编欢迎您访问澳门新莆京赌场网址,下面让大家一起阅读文章吧!

 从不惯毛病

一个大叔路过想看看她怎么了,镜头一切,却是一副狰狞的面容。


林小海一手指着叶尘,朝林若瑜大声质问道:“姐,你让我跟他道歉?他TM是个什么东西?我跟他……啊……”

正说着的林小海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却是叶尘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指掰成了九十度,疼得他差点直接跪地上。

“叶尘,别……”

林若瑜没预想叶尘不动声色地直接动手,她急忙出声制止,尽管她也觉得林小海活该被教训,但毕竟是自己的亲堂弟,即使再怎么生气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撅断了手指。

“看在你姐的面子上,这根手指头先记下……”叶尘淡淡地说着,在林若瑜略带歉意的目光,缓缓松开了林小海的手指。

林若瑜见状,暗中长舒一口气,但还没等她把提起的心放下,却又听叶尘说道:“虽然我饶了你那根手指头,但规矩得立,出言不逊,该抽!”

话音未落,叶尘反手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林小海登时被打晕了,原地转了两圈才稳住,右脸以肉眼可见的迅速肿了起来。

“立规矩这事儿上,我从不惯毛病。”叶尘抽完,扭头朝林若瑜笑呵呵地说道。

林若瑜气得牙根直痒,恨恨地瞪了眼叶尘,心下暗道:“这个混蛋真是有仇不隔夜,而且谁都敢揍,不行,得马上走,再呆下去,天知道还会闹出多大乱子。”

“好好的一个聚会让你搅的乱七八糟的,跟我回家,我看你回去怎么跟我爸交待!”林若瑜自己找了个台阶下,说完转身出了大厅。

此时,被扔出大厅外的冯宽早已不见了踪影。

林若瑜和叶尘一前一后沿着来时的走廊顺利无阻的回了迎宾阁,接待把奔驰AMG GT开了过来,二人出了皇朝会所。

一路上,林若瑜心情不是很好,她本想借冯宽的手让叶尘出糗,结果手借来了,出糗的是冯宽不说,顺带还饶进去了林小海,真是让她无语到极点。

不过,倒不是全无所获,从她了解到的消息来看,冯宽一向嚣张霸道,今天忍气吞生的走了,来日肯定加倍报复,到时候叶尘要是被人收拾了,看他还有什么可神气的。

至于林小海,虽说被揍了活该,但二叔二婶肯定会来闹腾,他们俩让老爸头疼去吧……

如此想着,林若瑜心情多少缓解了些,然而转头又想到,万一冯宽找麻烦时自己也在场,到底管还是不管?

不对!怎么会想要管这个混蛋?自己被他欺负了好几次了,不仅被占过便宜,还被打了……打了那个地方……

林若瑜一念至此顿觉浑身不自在,立即加油飞速向家驶去。

回到别墅后,她径直地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谁也不见。

叶尘若无其事地溜达进大厅,扭头见青姨朝他走了过来。

“青姨。”叶尘客气地打了声招呼。

“姑爷,聚会还顺利吗?我刚才见小姐脸色不太好,没出什么事吧?”青姨关切地小声问道。

叶尘心下暗赞青姨眼力利害,嘴上却道:“没事,挺好的。对了青姨,若瑜在聚会上没怎么吃东西,麻烦你给她烧个菜弄点饭吧。”

“我这就去烧菜,姑爷上去陪小姐说会话吧,我马上就好。”青姨说道。

“青姨你先去忙吧,我在下面等会儿,做好饭我给若瑜端上去。”

“嗯嗯……”青姨应了两声,转身去了厨房,心里对叶尘非常的满意,多会关心人呀。

很快,厨房里传出点火烧菜的声响。

叶尘给自己泡了杯茶,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一边品茶一边若有所思……

现在自己身边别说可堪一用的人,就连个机灵点会打探消息的也没有,这种感觉很多年没有过了,再次遇上还真有点别扭。

“呼……”叶尘长吐一口浊气,“机动小队的训练得抓点紧,两眼一摸黑容易被动,希翼那八个苗子里能出来一个凑合能用的吧……”

随后,叶尘盘算着要不要改下第二套教训方案,给挑出来的八个保安加点料,虽然容易欲速不达,但以他们这个年龄段,影响倒也不是很大。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宝马X5带着轰鸣的发动机响声冲进别墅大院。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紧接着车上下来一个青年男子和一个中年女人。女的打头在前,一把拽开门冲进了大厅,而青年男子则畏缩缩地躲在中年女子身后……

这种情况,有点像是“家长带孩子找上门”的感觉。

叶尘看了眼来人,果不其然,还真是家长带孩子找上门了。

那打扮的有些艳俗的中年妇女,叶尘还是第一次见到,但她旁边的青年男子却是很熟,因为那男的正是被他一巴掌抽蒙了的林小海,能不熟么?

李翠兰进厅后,看都没看大厅里多了的叶尘这个陌生人,而是双手插腰,昂头朝着二楼林若瑜的房间大声喊道:“林若瑜,你给我出来!”

这一嗓子喊出来,悍意尽显,有股子泼道之威。

喊声落地,在厨房里忙碌的青姨急忙跑了出来。

“二嫂子,怎么了这是?生这么大气?你先坐,我给你倒杯茶,喝口茶消消气。”青姨哪里看不出来者不善,马上走过去顺势挽住李翠兰的胳膊,想拉她先坐下。

“你给我滚开!”李翠兰胳膊一撩搡开青姨,怒气冲冲地吼道:“这儿有你个下人说话的份儿吗?一边呆着去!”

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子,这娘儿俩的禀性还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住口!”

林若瑜推开门了走出来,俏 等她再醒来时,身边早已空无一人,连一丝余温都不再有。脸冰冷,美眸含怒,“青姨是我妈认的姐妹,是我姨,不是下人,更不是外人,二婶想撒泼,回你自己家随便撒,再敢说青姨,信不信我马上喊我妈过来?”

“哼!你少给我打岔,我问你,小海这脸是怎么回事?”李翠兰一把拉过林小海,指着他肿着的脸大声质问。

“他是咎由自取,活该!&rdq 只不过,他今天得知叶潇扬骨折的消息,也着实吓了一跳。uo;林若瑜没有一丁点好脸色,直接怼了回去。

李翠兰一听就炸了,儿子是她的心头肉,可以说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吓着,平时林若瑜对自己儿子非常苛刻,她早就看不惯,现在儿子被人打了,林若瑜还说风凉话,这让她如何忍受的了?

“小海是你亲堂弟,他当你面被人打了,你不光不管,还吃里扒外胳膊肘子向外人,你说,是不是你故意指使你的那个野男人打的小海?”李翠兰怒吼起来。

“野男人”三个字骂得极为刺耳,林若瑜俏脸顿时泛起了一层寒霜,“你说话嘴巴放干净点,别以为你是我二婶就可以满嘴喷粪!”

“小骚·蹄子你骂谁呢?不知羞耻地勾搭了个野男人来打我家小海,你想干什么?想把小海打个三长两短的好继承林家财产是不是?”李翠兰破口大骂。

“我骂的就是你!继承财产?你爸才死了呢,你娘家都死光了,我爸也活着好好的!”林若瑜也顾不得什么淑女不淑女的了。

“我撕烂了你这张嘴……”李翠兰气急了,迈步就要往楼上冲。

叶尘眼疾手快,闪身间挡在了楼梯口,青姨也不慢,一把抓住了李翠兰的胳膊将她拽住。

李翠兰耍起泼来力气出奇的大,一甩胳膊就挣开了青姨。青姨被拽了一个踉跄,迈步还要继续去拦时,却听林若瑜说道:“青姨,你甭拉她,去给我爸打电话。”

青姨见叶尘站在了楼梯口,她马上转身回屋去拿手机……

 文学

反常的二叔


李翠兰冲出去后,一直躲在她身边视线被挡的严严实实的林小海发现了站在楼梯口的叶尘,心里不由地咯噔了下,他急忙追上前拽住李翠兰。

“妈,妈……”

“你这孩子,放开妈,妈替你出气!”李翠兰边说边拨着林小海的手。

“就他,就他打的我。妈你别硬来,他会功夫,你打不过,快给我爸打电话,让我爸来收拾他……”林小海指着叶尘说道。

李翠兰愣了下才反应过来,怒气更盛,一把推开林小海,张牙舞爪地就冲向叶尘。

叶尘本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虽然一般不打女人,但那也分情况,像李翠兰这种泼妇,动起手来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

所以,当李翠兰冲到他面前要抓他脸时,叶尘胳膊一抬间架住她双手,同时顺势用力向上一扬,巨大的力道陡然迸发而出。

李翠兰差点被掀了一个跟头,身子晃荡着蹬蹬蹬地退了七八步,直接被林小海抱住才稳下来。

还没等林小海再劝,李翠兰扑通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捶胸拍地大喊,“林重,你教的好闺女哎……在外边勾搭野男人打我家小海,还把野男人领家里来打我……我娘俩怎么这么命苦哟……”

卧了个槽,泼妇标准套路,打不过就玩坐地炮啊!

叶尘抬头看了眼林若瑜,询问她怎么办?

林若瑜也是一阵头大,她恨不得把李翠兰给丢出去,搁谁被尖酸刺耳的一通骂也受不了,但坐地上嚎的是她亲二婶,真要给丢出去,那是晚辈干的事么?

“她愿意嚎就嚎,等我爸来了再说。”林若瑜最终还是咽下心头的怒气。

就在林若瑜打算回屋里耳不听为静时,大厅的门呼啦一下子被人拽开,一个顶着将军肚,脑袋有点谢顶的中年男子脸色阴沉着走了进来。

“嚎什么嚎,哭丧呢?”

李翠兰嗖地回过头去,“林发,你瞅瞅你亲侄女,在外面找了个野男人把小海打了,你看看小海的脸都肿成什么样了?我过来问问她是怎么回事,还没问出来,你侄女就让她那个野男人把我搡了个跟头,这都是你亲侄女干的事,你管不管?”

“林二哥,不是嫂子说的那样……”

打完电话出来的青姨马上替林若瑜辩解,但话还没说完就被李翠兰打断了,“怎么哪都有你个下人的事?瞎插什么话?”

“放肆!”林发狠狠地瞪了眼梗着脖子跟斗鸡似的媳妇,“我早就跟你说过,阿青是自已家人,你不知道敬重?小海就是跟你学的,口无遮拦出言不逊,今天小叶抽他一嘴巴子,让他好好长长记性!丢人现眼的玩意儿,还不起来跟我回去!”

林若瑜秀眉皱了皱,感觉今天的二叔态度有点硬。

“我丢人现眼?要不是我给你生个儿子,你林家得绝后,现在你儿子和老婆让人打了,你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就会跟我大吼大叫……可怜我李翠兰上辈子得造了多少孽才嫁给你林发这么个窝囊废……”李翠兰继续撒泼吼道。

“你给我闭嘴!”林发厉声呵道,看见自己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媳妇撒歪耍泼就气不打一处来,但又不能放任不管,他弯腰去拽李翠兰,趁这个空档,小声说道:“你现在是跟我走,还是我打电话请你爸过来领你回去?”

一听这话,李翠兰是又气又恨,眼见林发另一只手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她马上站了起来。

如果说有谁能瞬间制住李翠兰,绝对非她亲爹莫属,这个死穴一直被林发捏得死死的,更何况,今天这事的前因后果她早就了解地清清楚楚,理不在她这边,真要逼得林发把老爷子喊来,自己也讨不了好去。

“林发你个窝囊废!”李翠兰气呼呼恨恨地瞪了眼林发,迈步就往大厅外走,边走嘴里边骂:“除了会跟自己媳妇耍威风,你还会干什么?有本事朝吼你侄女去,小骚·蹄子刚勾搭上一个野男人就敢打她堂弟和婶子,等她让那个野男人爬上了床,你个当叔的也落不了好下场……你们林家没一个好东西……”

骂声越来越远,也越来越难听,尤其是林若瑜听进耳中,又羞又气,恨得牙根直痒痒。

“若瑜啊,你婶子的脾气你也知道,别往心里去,我回去好好训她。”林发说着瞄了眼叶尘,继续说道:“天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林发说完,转身出了门,似是压根不知道叶尘和林若瑜的关系,一句也没提这方面的事。

叶尘对林发没什么好感或是厌恶,平平淡淡,只是多少替娶了这个泼妇当媳妇的二叔觉得有点不值。

“小姐,你没事吧?”青姨见林若瑜站在二楼不言不语,心下有些担心。

林若瑜从林发走后就一 可拿了北京户口,以后她是不是就得在北京定居了啊?直愣神,被青姨一喊才回过神来,“青姨,你有没有觉得二叔今天有些反常?平时,你见过他对李翠兰这么硬气过么?”

二婶二个字,林若瑜现在是一点也没有心情来称呼那个泼妇。

“嗯……你这么一说,我回想了下,好像还真是和以前有点不太一样。”

“有古怪,算了,不管他了。”林若瑜嘀咕了句,道:“青姨我饿了,弄点吃的吧。”

“已经做好了,是麻烦姑爷给你送上去,还是你下来跟姑爷一起吃?”

周六,学校组织家长会。 林若瑜看了眼仍站在楼梯旁的叶尘,琼鼻发出一声微哼,“我自己拿了回屋吃,不用人陪。”

青姨觉得有点不对劲,不解地看了眼二人,昨天还如胶似膝抱在一起呢,今天怎么冷淡生分了?

不过有些话她自是不会直接问,迅速回到厨房把林若瑜喜欢吃的菜单独拨了一份出来装进饭盒里,让林若瑜拎回了屋。

随后,叶尘和青姨才把饭菜端到餐桌上。

“姑爷,你和小姐闹矛盾了?”青姨试探地问道。

“一天都好好的呀,嗯……估计是刚才二叔媳妇嘴里不干不净的给若瑜气着了,顺带我也跟着倒霉了呗。”叶尘含糊地说明了几句。

青姨点了点头,“那婆娘说的混账话确实可气。”

一个当婶子的大人了,说话一点也没个把门的,什么勾搭野男人,让野男人爬上床的什么混账话也往外喷,但凡懂得礼义廉耻的黄花大闺女有哪个不气?

“对了姑爷,二少爷被姑爷打了活该是怎么回事?”

听到青姨问起这件事,叶尘眼前一亮,本来青姨不问,他也会主动提起这件事来,好顺势打听下情况,真是瞌睡有人送枕头,问的太好了。

叶尘没有丝毫隐瞒地把聚会时,冯宽如何的嚣张,林小海又怎么跳出来叫嚣给青姨说了一遍,至于中间收拾那几个保镖的场面,他一带而过。

“那个冯宽不是个好东西,仗着家里有俩糟钱,祸害了不少姑娘,骚扰了小姐好几次,今天还想欺负姑爷,打的好。那林小海跟他妈一样嘴巴不干不净的,姑爷抽他一巴掌都算是轻的!”青姨愤愤说道,林发一家三口,她没一个看上眼的,上梁不正下梁歪。

“青姨,那个冯宽是什么个情况?还有,若瑜说二叔有点反常又是怎么回事?”叶尘径直问道。

青姨沉吟了下,开口给叶尘说了起来。

>>>>本文《女总裁的贴身教官》全文在线阅读<<<<


这里还有更多更好看的笔趣阁,有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纪舒伸手一探 “唔……” 罗漪赶忙继续做题。 罗漪:“……”罗漪垂下眼睫,问了句,“你想去清华还是北大?”她的额头,吓了一跳:“怎么这么烫?你发烧了?”

慎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编辑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编辑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大家修改或删除,多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